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:情形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受害者间内斗

文丨新文化商业(Ent Biz),作者丨雨茜,编辑丨Amy Wang

这届年轻人,淌过股灾、P2P、新冠肺炎,却没想到被互联网长租公寓逼上了死角。

“中午刚在蛋壳交了两万的年付租金,晚上被房东赶出了大门,拿着行李在24小时KFC坐了一晚,一度想到了死。”95后北漂小欣在一个群里这样讲述自己的故事。他实验打蛋壳公寓客服电话,也实验去位于北京蛋壳公寓总部蹲守,但都吃了“闭门羹”,被有着同样遭遇的小肖拉到一个蛋壳公寓维权群后,他才又燃起了一丁点希望。

交了房租被赶出门,还不是最糟糕的,更糟糕的是小欣还得继续还“租金贷”,否则将影响小我私家征信。

像小欣和小肖这样的年轻租客不在少数。

停止发稿,新文化商业观察探访的维权群遍布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成都等地,维权人数高达五千人,这其中主要以房东、租客为主,尚不包罗蛋壳公寓欠薪的员工和供应商,而被新文化商业领会和潜入的维权群,仅仅是蛋壳暴雷受到经济和权益损失人群的冰山一角。

取笑的是,因蛋壳公寓可能被我爱我家接盘的新闻传出,远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蛋壳公寓股价两天暴涨75%和90%,从1.37美元一度到4.5美元。

一面是资本市场的狂欢,一面是万千维权无门的用户。连续半个多月的蛋壳公寓APP瘫痪、管家失联、租客押金无法退、房东租金收不到等问题不仅没有任何解决的迹象,蛋壳公寓也并未公布任何想要解决问题的声明,只在11月16日通过新浪官博发声:蛋壳公寓没有停业,也没有跑路,只是陷入资金链重要的危急,并不会倒闭。

新文化商业不仅围观了群里人人交流的问题,也对其中一些群成员举行了单独采访。群成员中租客占比较高,以90后年轻打工人为主,也有少部分的房东和蛋壳管家,而他们的诉求和损失也都不尽相同。

蛋壳营业已中止:无法售后,不开展新营业

之以是泛起租客交了年租,但房东却以未收到钱为由强赶的情形,是由于蛋壳公寓的模式是,从租客那里收取有优惠的年租金,然后再按月打给房东,这样发生资金杠杆。

“我是九月刚续租的,十月份最先泛起断网情形,厥后保洁阿姨也不上门扫除了,再厥后房东就上门赶人了。”

小张示意,他那时才得知房东已经一月有余未收到租金。失事的时刻刚刚11月初,蛋壳还派管家来处置。管家出头示意蛋壳遇到了资金问题,租客可以选择退租,只要在蛋壳APP上申请解约流程,就可以将租金尽数返还。小张不想再被此事困扰,就接受了该项提议,流程申请完即搬离了原住处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